《昌民侃玉》怎样做好加碧玉雕

编者按

胡昌民 Charles C.M.Hu先生,加拿大知名玉牙雕刻家,上海工艺美术职业学院客座教授,上海玉石雕刻大师。

胡昌民先生早年毕业于中国上海工艺美术学校,上世纪70年代进入上海玉石雕刻厂从事象牙雕刻艺术创作,后旅居加拿大,运用加拿大特产的碧玉原料进行玉石雕刻创作。他的玉雕作品深受当地主流社会喜爱,更被世界各地资深收藏家争相收藏,他被认为是融入当地主流社会最成功的华人雕刻艺术家。过去30多年来,他运用玉雕作为特别载体,在海外弘扬中华文化,传播中华文化,加强东西方玉文化的民间交流。

胡昌明先生的新著《玉桥–融东西方文化 琢加拿大碧玉》是一部介绍当代加拿大野生动物玉雕艺术的读物,也是作者三十多年玉雕创作实践所积累的研究探讨心得,通过大量实例展示了作者融通中西文化的玉雕创作。

上海宝玉石行业协会公众号将对《昌民侃玉》进行转载,从《玉桥–融东西方文化 琢加拿大碧玉》专著中抽取二十多个单篇,系列性专题讨论加拿大碧玉雕刻的相关话题。

《昌民侃玉》加碧玉雕(九)

《母熊和仔熊》加碧玉雕 木化石座

     昌民侃玉 九.

     玉雕创作处理技巧    

一、对比的手法

玉雕创作中雕刻家把这种手法用来对形态特征进行反差比较,对比手法是一种利用视觉对立反差造成的失衡错觉,用阴阳互补方法和技巧为表现内容服务。玉雕中实体和虚体形态、主和次、繁和简、疏和密、粗和细、动感和静态的对比处理手法,经常被雕刻家运用在同一件作品中,使两个或多个不同东西的物体形态,通过视觉感受去体会对比中形成的鲜明差别,这种异同现象,彼此突显,互相衬托,在比较中不仅加强各自存在感,而且对比的形态给人印象深刻。

变化统一是对比中寻求平衡的一种表现手法,雕刻家将野生动物依构思所需,夸大或者缩小其中一个部分,使其形成两个变化的个体,而又特意用物象之间的一些联系体,将它们尽量统一成整体中的两个方面,这是运用对比手法并同时追求变化和谐的方法。

《虎鲸母子》加碧玉雕

《母熊和仔熊》加碧玉雕

譬如一件表现母子魁熊的雕刻,当魁梧体大的母熊身旁,出现一只活泼动感的幼熊,一大一小,一高一低,大熊沉稳,小熊灵动,这一特定的组合体,由个头大小和动态性格的对比,给人留下直观印象。又譬如一件表现三文鱼和陪景组合的雕件,水草随着海潮缓缓波动,柔软的海草婉转折叠,似水如波地悠然摆动,衬托着一对三文鱼在海中游弋。作品中特意雕置了两块墩实的海石,一静一动、一粗一细、一柔一刚,景和物在互相衬映中营造了“此处无水似有水”的感觉。虽然雕件反映的仅仅是大海的一个小小角落,但海水波动时“动和静”对比中产生的环境真实感,三文鱼和海草在水中协调波动状态,不但使雕作整体求得变化统一,也让人感受海的蓬勃生机,栩栩如生,淋漓尽致。

再譬如,一对不同性别魁熊在比对中形成差异。一雌一雄,一豪放,一沉稳,作品中它们同时向前行走,前者大步流星,后者慢步细走,但前者回首顾盼,两熊眼神对接,虽然形态对比中形成差异,但肢体语言的顾盼和呼应,不但增添生动感,而且相互联系的艺术处理使变化取得了协调。因此,变化体在对比中产生异同,但由适当的联系体作为平衡纽带,会成为对比双方默契组合的缓冲。

北美玉雕对比手法还被运用在雕刻材质上。当形态刻划准确到位,表面处理光泽润滑的主体雕件与粗糙带纹的陪衬物互相衬映,自然地形成粗细对比和精拙反差,因为玉雕毕竟是一种质感的艺术,对比手法不仅能很好地显示出玉石自身质地美,同时也能显示不同物体特别的质感特征,使对比处理的玉雕别有一番审美趣味。

二、洗练与概括

艺术再现生活不需要像照相机那样逼真写实,玉雕艺术更是如此。高端玉雕并不以逼真细腻为审美首选,而是追求从来源生活又高干生活的“质”的提升。玉雕创作中为表现形象最具要素的形态和神韵,要注重表现对象的整体大关系,舍弃无关紧要细节,运用洗练概括手法,抓住似与不似之间特征印象,甚至适当模糊次要小节,尽量追求主体形象鲜明突出、特征性的精神面貌一目了然。因为这种直观印象不仅能让人产生直入主题印象,也给人充分的想象空间。写意与抽象是艺术处理的一个手段。“抽象”是指从客观事物中抽取本质内容,舍弃琐碎细节,形成概念形态的思维活动。写意抽象了相似之处,用洗练概括手法,着重展现与主题相关的核心特征,所以把生活真实演变为艺术形式,需要善于运用洗练概括方法提炼生活素材,进而在生活原形基础上追求“质”的升华。

《潜鸟》加碧玉雕

      

《夜空中的猫头鹰》玉雕

玉雕作品的深入表现与细节刻划,并不等同于工艺表现上的繁缛堆积,或画蛇添足。它应该是从内容到形式,从造型到形象去粗取精、渐进深化的过程。提炼是纯化形态的一种手段,省略局部细节,意在加强整体表现。外形提炼着眼于外部轮廓,夸张特征,强调形象整体性,使形象更加鲜明醒目。提炼一种形态往往是较难的,由于玉雕以简洁均一的色性作为表面特征,当特定野生动物的特征、结构、动态、关节点、质感关系用线形块面展现时,这种高度概括、简洁明了的玉雕处理,如果发挥得当,往往最能突显特定形态的原始美态,但如果处理不好,则会变得空洞而呆板。比如, 表现人物形态的玉雕,将人体优美的一些部位,用卡通化、概念化浮夸的线面变形处理,看多了往往会令人感到索然乏味。因此,提炼也包括了取舍和加工。玉雕中洗练与概括的艺术处理,要求务必掌握好形的结构、形的比例、形的骨子、形的形象特征,而不能单纯为了洗练与概括而丢失了“纯化形态”和“美化形态”这些造型基本元素。

因此,玉雕所追求展现的洗练造型、概括形体、简约线面,是为了把野生动物的形态特征、动感曲线、皮肉质感,尤其是特定结构、关节要点,用精准到位的雕刻语言表现主体,看似简单却简洁明了,手法简约却精练扼要。这一艺术手法,将复杂东西简单化,繁文缛节精炼化,虚化了从次细节,突显了主体部分,把作者想要表达的立意、特定对象的特征,尤其是主要形象的神韵、情景的意境,鲜明醒目地呈现人们眼前。

三、写实与夸张

夸张是玉雕制作中的一个手段,为了突出和加强特定物象个性特征, 局部夸张,整体夸张,或形象夸张,舍弃细碎小节,强调某部分特征,无疑都是为了突出主体,强化作品感染力。写实与夸张是表现野生动物玉雕中经常被用来结合使用的表现手法。

《魁熊盯上鱼》加碧玉雕

写实就是物象形似,用逼真技巧栩栩如生表现物象。夸张就是夸大特定对象整体或局部特征,给人一目了然的直接印象。写实和夸张恰当地单独运用或结合运用,有助于加强对象在概括提炼中更加直观鲜活的感觉。艺术夸张不仅仅强调动物形态方面,还包含场景气氛的展现。创作中为烘托主题内容,增添特别的环境氛围,突岀主体形象,选择富有情态的场景、陪衬、道具,特意作些适当的夸张渲染,这也是深化雕刻内容和形式的辅助方面。

四、动势与平衡

玉雕摆件无论是小件还是中件,都务必经得起观者的近看或远视。雕件主体形象的动态姿势,雕件的整体感观,不仅会让人产生第一印象,同时也是彰显主题内容的一种表现手法。玉雕最忌讳的是造型缺乏变化的整体外观,主体形象缺乏变化的动态姿势。如果一件案上摆件的整体感觉是四平八稳,主体动态是不偏不倚,造型不讲究动势与平衡,物象姿势没有节奏风骨,这样雕件就会萎靡无力,平庸而索然无味。反之,根据内容所示,用好动势与平衡法则,在雕件构图节奏上选择相宜的设置:高低曲直、灵动端庄、刚柔变幻、动静缓急,这些构成造型的诸因素,或产生动感,或产生对比,或平衡和谐,或单纯丰富,就会使作品形成节奏,气韵贯通。这种变化中有统一的艺术手法,以其动势与平衡中取得的整体外观,表现出力量、运动、气势之美,富有视觉冲击力,所以给人印象深刻。

《追逐》加碧玉雕

比如,创作野生动物魁熊时,可以表现一个动感姿态的大熊,或者表现一组不同运动状态的魁熊群体,它们有的登高远望,有的俯首招呼,有的仰头眺望,有的端庄打坐,也有的四脚朝天。从整体造型到个体形象,作品不仅表现每个魁熊的动感姿态,还表现每个特定个体的动势取得变化和统一。由此,增添对魁熊“纯朴、自信、幽默”性格特性的个性化表现。

又比如,表现野生白头鹰,鹰的飞行姿态无论是振翅高飞,还是侧身滑翔,它总是颈项前倾,双目正视前方,展翅翱翔。创作中在突出表现鹰的飞翔美态同时,要善于巧妙地顺乎人们审美习惯和视觉联想,利用生活中滑翔、游弋和惯性的常理,运用重心与均衡相统一法则,精心表现似乎失去平衡的瞬间,但又没有完全失去平衡的极限,使人产生速度感和流动感的联想。所以,这种动荡而消逝的瞬间视觉效应,让人既出乎意料之外,又全在情理之中,表现对象无论是平驰斜趋,横飞倒驰或是仰升俯降,都可以体现运动和平衡的合理性。因此,在造型上恰当运用这一“动势与平衡”规律,往往能够使人们随着富于动感的“主体形象”和“整体造型”,使观赏者审美情感引向高潮,产生感人的艺术效果。

五、配景与整体

加拿大野生动物玉雕配景主要特征,使主体清晰地出现在粗犷疏朗的背景上,让人从这特别艺术形式中感受到自然材质的魅力、北美玉雕甘畅淋漓的形式美、和舒坦可亲的生活气息,由此揭示对生命精神的感悟和寓意。

《飞鹰》加碧玉雕

《天高任鹰飞》加碧玉雕

玉雕配景的形式表现上,中国传统玉雕以繁复的红木雕为配座。而加拿大玉雕则“以玉衬玉”,用粗拙的原玉衬托光泽的主体玉石雕件,这样可以产生粗细对比的美感,或营造一种情境陪衬的形式,为表现主体内容服务。在这里配景对主体不仅起到了陪衬作用,而且为点明环境、营造氛围,发挥了造型整体的基石作用和衬托作用。加拿大玉雕配景的一个特点,是用自然材料来展现自然面目。玉雕家根据题材内容所示,如表现野生动物在崇山峻岭,就用坚硬的玉石做底座;如表现动物在冰山雪地,就用酷似冰块的阿拉巴斯特白石做基石;如表现海洋动物,就用看上去如同海礁的玉石做陪衬;如表现高山峡谷间翱翔的雄鹰,就选择类似山峰石壁形状的原石来烘托动感飞鹰。这种用自然属性很强的原玉陪衬雕刻内容联系的配景,不是信手拈来的附属品,而是需要玉雕家在色质、形状、比例、位置、布局、构图等方面,反复推敲。在这里配景不仅担当着烘托的角色,它的功能不仅是雕件整体的补充,它在形式上服务于雕件主体内容,是表现作品整体形式中不可分割的一个部分。

配景在雕件整体中所营造出来的自然空间感和环境氛围,是突显主体内容不可分割的组合体和延伸体。玉雕作品如同大自然环境的浓缩体,雕件虽然小,但一个完整形式感的情景,追求的是“以小见大,以一当十”的艺术效果,让人从一个瞬间、一个局部、一个视角,去感受野生动物在大自然环境的原始状态。野生动物玉雕和底座是两个完全不同观感的物体,光泽润滑的主体雕件与粗糙带纹的陪衬物、底座部分互相衬映,形成粗细对比和反差,这不仅很好地显示出玉石自身的质地美,而且概括洗练的玉雕主体部分在配景衬映中显得格外鲜明突出。其实,这种偏向于“以玉衬玉”的处理方法,不仅是表现玉石自然泽润和坚硬粗砺的材质特征,这种配景所展现的天然美感,也和西方人对野性粗犷的先天性偏爱有着内在联系。

玉雕配景与整体效果可以是多样性的,有的偏向仿真写实,有的抽象写意,有的细致入微,有的粗犷洗练,不同风格的选择和组合会给人不同的观感,但同一件作品中的主体部分和陪景部分,务必要呈现自然匹配的一体化整体美。

六、形式与造型

雕刻艺术是一种无声的“形象语言”。美感的雕刻形式,生动的立体造型,能让特定的主题内容表现得更加淋漓尽致。其中形象语言不仅有诗一般情景、音乐一般意境,这种雕刻形式营造的“特别语境”还会给人以丰富的想象空间。雕刻形式和其所塑造的形象,或厚重,或轻盈,或丰满,或清秀,不同的形式与造型,优美的形象语言自然会让人产生不同观感,其实这正是玉雕艺术家不懈追求完美造型形式的长期课题。

《远眺大雁的潜鸟》加碧玉雕

北美玉雕野生动物在形式与造型课题上做了开拓性尝试。它的一个基本特征就是:当表现特定动物时,它会以一种结构精简的形象出现,舍去任何琐碎的肌理和无关紧要的细节,而代之以概括洗练的形态。它的外观造型、陪衬配景,格调简洁明了,玉雕主体清晰地出现在粗犷疏朗的背景上,具有小型雕塑般的整体形式美感,给人直接清晰的印象。

比如,表现魁熊时,找到与它们雄浑野性、充满阳刚气息相一致的艺术形式;造型粗犷大气,形制概括洗练,形块刚健有力,强调主体突出,注重展现动物的“原生状态”,造型富雕塑感和分量感,构图布局精简洗练,雕刻手法选择“粗线型团块感” ,倾向于写实和概括兼而有之的表现手法,这种量身定制的表达方式,突显力量感的造型语境,自然地引人对于这一庞然大物会产生特别感觉,一种从魁熊身上看到让人震撼的自然野性和原生状态。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《昌民侃玉》怎样做好加碧玉雕
上一篇

蜜蜡是透的好还是不透的好

下一篇

咋会事儿?15000买的A货手镯 ,戴10年竟然贬值到800

你也可能喜欢

评论已经被关闭。

插入图片
返回顶部